快捷搜索:  创意文化园  1899  2097  1910  2070  2079  1847  1863

环球ugapp下载:在被系统压榨这件事上,互联网人和外卖员一样

深燃财经(shenrancaijing)原创

作者 | 布蕾妮 琼恩 魏婕 瑟曦 玛格丽 莱安娜

编辑 | 莱安娜

我们每小我私家都被困在系统里。

这也许是许多人看完近期刷屏文章《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的第一感受。那篇文章里形貌了这样一个事实――系统压缩了送餐时间,直接导致外卖员不得不通过种种手段来提高速率,其中包罗逆行、闯红灯等,外卖骑手们的精神压力倍增,平安也无法获得保障。

在今天的故事里,有司机在滴滴和花小猪两个系统之间手忙脚乱,为了养家糊口只能逼自己顺应系统;有1小我私家干5小我私家的活,Bug永远解决不完,面临被裁风险的程序员;有一天内画100多个logo,为一点甜头默认历久被系统压榨的视觉设计师;有哪怕在骑车也要腾出手往返新闻的房屋中介;另有每一个动作都被系统监控得一清二楚,送一单只能赚不到一块钱、罚款动辄50元甚至100元的快递员。

实际上,为了效率或利润紧盯某个数据指标,人为控制成本,几乎是每家互联网公司天天都在上演的戏码,这背后是我们每一个职场人的逆境。

一天画100多个logo,被规则压榨得死死的

Chris | 30岁 互联网公司视觉设计师

自从有了钉钉,我的时间和绩效就被死死地掌握在别人手里。

当一个项目立项,就要最先确立时间表,按提前设计好的时间一直催你,也不管是不是有暂且情形发生。天天还要做事情日志,有时遇到协同办公的工具不一样,还会增添紧要水平,虚耗许多时间。

公司为了提高效率,还会有意压缩时间,好比划定我必须在一天时间内画100多个logo,是手动画不是AI画。有一次还要求我在半天时间内画一幅浮世绘的插画,一样平常正常的完成时间应该比这多出至少3倍。

在外洋,时间会拉得更久,好比外洋做一个博物馆的VI主视觉,时间都是半年起,但在我们公司,可能两三小我私家配合、一周就必须做出一两个方案交给老板看。我们又不是人工智能。

像网上经常被曝出来的一天让画几百张画,来往返回改到最后照样用第一版,都是稀奇常见的。我以为许多人就默许了这样的情形存在,以为这不是我要去争取的权益,也不是我应该受到珍爱的权益。

公司现在还会在交付设计图的时刻,举行自我评分和需求方评分,需求方会凭据他的主观判断打分,这会最终影响到我的绩效和年终奖,这不就等于是变相地扣人为吗?

现在不光有事情自己的KPI,我们还需要服务其他的职能部门,身上需要背数据点击量以及销售额度的KPI,这些原本不相干的数据会被用来衡定一个设计师的能力。因此,我们公司有人会为了拿下一单,在比稿前送礼,和甲方搞好关系。另外,公司就是会交给我一些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义务,同时告诉我完成之后,绩效和人为会有涨幅。

发表评论
sunbet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