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1899  创意文化园  1910  2097  2070  2079  1863  1847

usdt不用实名交易(www.caibao.it):原创 宣城与清朝的文字狱

USDT自动充值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原题目:宣城与清朝的文字狱

童达清

满清入主中原后,为了镇压宽大汉族人民的反抗,屡兴文字狱,以图钳制人们的头脑。清朝前期,由文字狱引起的巨细惨祸时有发生。宣城虽僻处江南,远离政治中央,但也不停受到文字狱的波及。如乾隆年间修《四库全书》时,宣城的诗歌总集《宛雅》因“初编内有引李贽、吴肃公语应摘毁,二编有钱谦益评语并有违碍,三编有钱谦益评语,并吴肃公诗应摘毁”,被列入《四库禁毁书目》;沈寿民的《姑山遗集》、詹沂的《洁身堂稿》也因“俱有诋毁触碍讥刺语句”,均被列入《四库禁毁书目》,原版销毁,“以绝根株”。由于时远事湮,再加上清统治者的高压,人们往往讳莫如深,许多有关文字狱的人和事逐渐消逝在历史的尘霾中。笔者试图从庞杂的史籍里,将历史的残片连缀成篇,以飨文史爱好者。

一、昝质因诗瘐死狱中

清初此起彼伏的反清斗争虽都以失败而告终,但有知己的知识分子总是以自己的特立独行来表达心里的不满与怨愤。昝质就是其中的一个。

昝质,字无疑,号石汀子,宣城昝村人。关于昝质生平,我们所知少少,仅从清初大词人陈维崧的《石汀子诗序》里可以略窥一二。

在陈维崧眼里,昝质是个奇人。他长相奇异:“长身痩躯结喉,面窄而微黔,着短帻形如方屋”;行为奇异:“生平颇兀奡,与世率龃龉,性又褊狭,意所不合,掉头去,喃喃骂不止。”作诗奇异:“终日搯擢肠胃,佶曲声牙作为诗,如健鹘击物而鸷鬼搏人也;如项王战戏下,喑呜叱咤,金铁皆鸣也;凄凄然又如羁人之寒起,而未亡人之夜哭也。”

在陈维崧眼里,昝质是个性情中人。顺治元年(1644),昝质与陈维崧相见于金陵,山河依旧,物是人非,二人互读所为诗作,惟有抱头痛哭而已。“已矣!今世谁知我两人者?”深深的家国之痛刺激着昝质,他的诗变得猛烈起来。邑人梅士采曾劝戒他“托咏即身祸,扪舌乃志辜”,然而昝质和他的诗并没有丝毫改变。

昝质极具诗才,“其才如象犀珠贝,丹砂翠羽,瑰奇班驳,绝可珍贵”,深得同伙知己的欣赏,和那时的许多名公巨卿均有来往。贵池吴应箕就曾赠诗赞他“关西杰已尽,江左子着名。”

昝质爱诗,也爱诗人。明崇祯十三年(1640),昝质曾受“明末四令郎”之一的陈贞慧之聘,至宜兴(今属江苏)教训他的次子陈宗石,其宗子陈维崧虽不在他的学生之列,但昝质只要瞥见他的种种“不良”行为:“为意钱、白打、弹棋格、五赌跳诸杂戏”,照样毫不客气地加以训斥,“数且骂,至头颈尽赤。”但他又喜欢陈维崧的诗才,只要陈维崧能拿出几首好诗来,昝质就会马上住骂,“提余所为诗笑歌去”。

昝质作诗许多,但诗歌只是他发泄心里情绪的一种工具,“石汀又不自珍惜,訾聱讥讪无所避忌。诗歌篇什漫漶墙壁间,都不自摒挡,人复不甚珍惜。”昝质临死之前,曾把他的诗集托付给一个同伙,可是他的这位同伙却畏惧惹祸上身,竟将他的诗集扔进了粪坑。

我们现在已经很难见到他的诗了,笔者仅在《宛雅》和《昝村昝氏宗谱》里发现数首,但我们在他的诗里,却既看不到“佶曲声牙”,也看不见“金铁皆鸣”、“未亡人夜哭”,也许这只是《宛雅》和《昝氏宗谱》的编纂者为逃难而有意为之吧。他的诗,有的只是“见月思旧溪,迷茫寒潮广”的故园之思,“小市鱼盐茅店暖,一湾牛马草湖香”的村居之乐,“良夜旦剧谈,谁谓知音少”的知己之悦,虽间或亦有“怀抱悲古今,咏歌逐林筱”的悲慨和“劳劳阡陌看行路,风雨离人总断肠”的相思之苦,但总不离诗家温柔敦厚的诗教。

然而昝质终究因诗惹了祸。顺治六年(1649)正月,不知因甚诗,也不知甚人密告,昝质被关进了宣城县的大牢。在大牢里,昝质依然保持了他的特立独行:“挟《史记》一编日夜读,旁若无人者,”其他囚犯讥笑他:“你一囚犯,还念什么书?”他仍然是目不转睛,一边骂,一边读。或许是受不了牢狱里非人的折磨,或许是自念绝无心理,不久,昝质就在牢狱里自缢身亡。

一代奇人,一代诗才,就这样在文字狱里泯灭了!邑人吴

发表评论
sunbet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